Scott

无题

    

    习惯性的用胳膊托着半个脑袋靠在车窗边,看着公交车外来来往往的车流、人流。

    到了路口,司机一脚刹车,整个车厢的人随着惯性一倒,原来有行人在闯红灯。

    在中国的几乎每个大街路口,总有一些人,把路口的红灯视而不见,也总有一些人,耐心的等待路灯变绿了再通过。有了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也应该再拍一部《路口的中国人》。



    车上的人满满的,有白发苍苍的老年人,有被抱在怀里的婴幼儿,有金发白肤的外国人,有操着一口川话的本地人,有穿着西装革履的上班族,也有戴着耳机手离不开手机的学生族,各种各样的人,各种各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旁边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子,手里拿着相机,尼康的,背着学生包,在跟另一个女孩子有说有笑,时不时的用手拢一拢头发,瞅一眼窗外的风景;靠近门口站着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,身上穿着笔挺的衬衫,斜肩挎着包,从上车开始,就低头玩着手机,头都不抬一下; 前面坐的老年人,拄着拐杖,雪白而稀疏的头发,戴着老花镜,双眼没有离开窗外,是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还是在安静的欣赏这窗外的来来往往;抱小孩的那个少妇,不停的逗着怀里的孩子,时不时的传来小孩稚嫩的笑声。   



    车子在不停的晃动,随着车道的变更,窗外耀眼的阳光也会透过玻璃射进车内,我把手张开,看着手掌在阳光照射下显现出的红色,流淌着的血液跟随着时间在一起前行。






评论
© Scott | Powered by LOFTER